进舱日记:确诊新冠以来最害怕什么?我想是黑夜

进舱日记:确诊新冠以来最害怕什么?我想是黑夜

新冠疫情严峻,东方网记者刘晓晶近期核酸检测呈阳性,目前已被转运至方舱医院进行相关治疗。他将在方舱内为大家带来相关一线报道,聆听阳性感染者的心声,讲述方舱医院的见闻,记录一次特别的“进舱日记”。<\/p>

黑夜里的争吵<\/strong><\/p>

今天是我们一家进入方舱医院以来,第一次做核酸检测。<\/p>

和大家汇报一下,昨天,一位护士大白为我们一家测量了体温,总算没有人再发烧了。<\/strong><\/p>

△4月12日,病友们正在水池洗漱。<\/i><\/p>

今天上午,还在睡梦中的我们被隔壁的好心病友叫醒,“81、82、83快去做核酸吧!就在隔壁取管子,趁现在人少赶紧!”<\/strong><\/p>

△4月12日,新来的病友正在整理洗脸毛巾。<\/i><\/p>

女儿一脸的不情愿,毕竟是被我从床上强拽起来。从登记到做完,整个过程就5分钟左右<\/strong>,还是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。<\/p>

△4月13日,一位病友正在拿取核酸测试试管。<\/i><\/p>

根据规定,连续两次核酸报告阴性后就可以申请出院,我和爱人现在比较担忧的是,如果女儿率先两次连续阴性了,但我和爱人没有同步,这可怎么办?<\/strong>谁送她回家?才10岁的她,又怎么能一个人在家呢?<\/p>

越想越担心,越害怕。当然,如果你要问我,确诊新冠以来,最害怕的是什么?我想,我的答案会是——<\/strong><\/p>

黑夜。<\/strong><\/p>

△4月11日,一位大白在凳子上睡着。<\/i><\/p>

入夜后,不仅让我思虑更甚。身体上,发热的身躯和猛烈的咳嗽,总是在晚上折腾得我难以入眠。不过昨晚,吵醒我的倒不是新冠,而是两个病友。<\/strong><\/p>

凌晨12点,宁静的方舱被一阵争吵声“划破”,大家不约而同地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“聚拢”过去。<\/p>

原来,一老一少不知为何缘故争执起来,双方你一句我一话越说越大声,越说越激动,眼看就要动起手来。<\/p>

正当大家心都提到嗓子眼时,一个比他俩都强壮的病友,突然站了出来并大声呵斥:都给我少说几句!冷静一下!几点了?大家都要睡觉呢!<\/strong><\/p>

“强壮男”的“闪现”瞬间震慑全场。一老一少的分贝逐渐降低。与此同时,魁梧的警察大白也随即赶到。一场看似不可开交的“恶战”,顿时风平浪静。<\/p>

警察大白也开始低声劝诫两个病友,双方的怒火慢慢消退,围观的“吃瓜”病友们也纷纷散开。<\/p>

一位颇有年纪的上海爷叔对我说:“毕竟几千人的方舱,互相之间完全没有点摩擦是不可能的。但是都是阳性病人了,况且还在医院里,如此不顾形象大吵大闹,是不是吃太饱了?<\/strong>”<\/p>

△世博方舱医院一角。<\/i><\/p>

爷叔的话语里带着责备年轻人的语气和腔调。但是仔细一品,我也无法反驳,甚至觉得还有点道理。<\/p>

再后来,散开来的略知事情缘由的病友纷纷嘀咕着,的确是那个老病友不好,人家小年轻好心提醒他戴好口罩睡觉避免交叉感染,他却说不理不睬,甚至恶语相告。<\/p>

△4月10日,两位相邻的病友正在看手机。<\/i><\/p>

听到大家的议论,再看看眼前这数千人汇聚在一起的方舱世界,我在想无论是舱里还是舱外,公道自在人心,这个道理似乎永不过时<\/strong>。<\/p>

△4月10日,一位病友正在为她的小方舱加“窗帘”。<\/i><\/p>

我为什么要写这个“黑夜里的争吵”<\/strong>,倒不是我吃太饱。我的想法和那位挺身而出的“强壮男”相似,战胜新冠的办法可能有不少,但这其中一定不包括这样无意义的争吵。<\/strong><\/p>

眼下,上海疫情依旧严峻。“严于律己”显得更加重要。面对问题,动不动诉诸暴力从来就不合适。与其像那位病友一样火气“上头”,倒不如向“下”审视一下<\/strong>,口罩带好了么,手洗干净了么?<\/p>

△4月10日,一位病友手持连花清瘟胶囊。<\/i><\/p>

这场风波过程中,我注意到,那些始终默默救治病人的援沪医疗队员们,还有许多共同参与工作的大白们,他们也很无奈。离我最近的护士站里的两个年轻的小姐姐护士大白,甚至被吓得不敢动弹。<\/p>

有时候,我们也不妨多为他们想想,为我们的战友们想想,这场战疫中,谁还没点艰辛,谁还没点抱怨,谁还不是依旧继续奋战着。<\/p>

△4月11日,病友正在医生服务台咨询。<\/i><\/p>

不过,值得庆幸的是,我们身边还有“强壮男”这样的识大体的病友,如果不是他及时站出来,后果恐怕不堪设想。我也坚信,在方舱,在我们的社会,应该永远不会缺乏这样的“强壮男”们。<\/p>

我不太清楚后面几天的黑夜,我将如何度过。也许这几天,我依旧还是会害怕那黑夜。但我也相信,黑夜也许会很漫长,但总是会过去的。<\/strong><\/p>

△4月13日,康复的病友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等待出院。<\/i><\/p>

今天是我来到方舱的第四天,,除了上文的图片外,最后也跟大家一起分享这几天来,我相机镜头里的方舱百态、<\/p>

△4月10日,在世博方舱医院外的医疗车里,一名大白眺望远方若有所思。<\/i><\/p>

△4月10日,一位病友正在追剧。<\/i><\/p>

△4月11日,一位病友正在看电脑。<\/i><\/p>

△方舱医院护士站里充满卡通味道的告示牌。<\/i><\/p>

△4月11日,一位病友正在跟着手机做运动。<\/i><\/p>

△病友们因地制宜,搭建的晾衣地。<\/i><\/p>

△4月11日,两名病友志愿者正在帮大家发放午餐盒饭。<\/i><\/p>

△4月11日,一位病友正在查阅资料。<\/i><\/p>

△世博方舱的卫生间通道。<\/i><\/p>